绯叶大叶子。

求关注和小心心,这里一只小垃圾,曦澄,澄圈的各位请多指教。

青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文渣一只QAQ


cp主曦澄,副忘羡


ooc预警


现代初三设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月,秋季悄然来临。伴着和谐的秋风,落叶满天飘着。正值大课间,班级里嘈杂的不得了。“哎哎,运动会快开始了有什么打算吗?”魏无羡慵懒的趴在桌子上,伸起胳膊拍拍前位那个正在写作业的紫衫男孩。江澄烦躁的拍开他的手,厉声回到:“写作业呢,一会说。”



魏无羡离开座位,板着凳子坐到江澄桌子的旁边。突然站起,两只手拍到江澄的桌子上,喊道:“江澄!师妹!是不是不爱我了!作业难道比我重要吗!”江澄只觉得一阵耳朵疼。放下手中的圆珠笔,抬头瞥了一眼魏无羡。满不在乎的说:“拍什么拍,作业比你重要。”魏无羡无奈坐下来,继续问:“运动会你都不打算参加的吗?”“不打算”江澄拿起笔写作业。


“怎么能不参加啊,金秋时节诶,不打算活动活动啊。”魏无羡一脸悲愤的继续说“你说你这一米八的大长腿不跑步简直浪费好吗。”江澄淡淡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魏无羡继续自顾自的说:“我打算参加个一千五,在参加个跳高。凭我这大长腿,准能得第一。”江澄嫌弃的看着:“可拉倒吧,瞧把你能耐得。”江澄并不否认,魏无羡体育确实不错。“诶诶,别说我了,你打算参加什么?”魏无羡撑着头问。“我不参加。”江澄摆摆手。魏无羡无奈了,搬着凳子回到位子上,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。


叮铃铃,上课铃打响了,又是一节安静的数学课。一位年轻的女士,飞步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。推推眼睛说:“在过一个多星期,我们学校秋季运动会即将召开,体育好和有兴趣的同学积极参加。在体育委员那报名,之后体育委员再将名单送到学生会。”说完拿起一支细细的竹棍悄悄黑板:“好了,开始上课。”


浑浑噩噩的上完了一节课,一下课魏无羡就拉着江澄跑到体育委员林希座位旁边。魏无羡大大方方的说:“小林子,我要参加运动会。”说完装作思考了一下:“一个跳高,一个跳远”手指点点桌子:“再来一个八百米长跑。”林夕从抽屉里拿出报名单说:“魏哥怎么现在才报名,都报名的差不多了”说完在名单上写上了魏无羡的名字,在三个项目下打钩。“澄哥,你参加吗?”


江澄刚准备说话就被魏无羡捂住嘴巴,魏无羡说:“他要个一千五,谢谢。”林夕愣着点点头,在单子上写上名字。江澄瞪大了眼睛,一胳膊肘怼到魏无羡身上,魏无羡忍痛将江澄拉走。魏无羡说:“你看看你,天天不运动小心身上长痘痘啊”江澄白了他一眼,回过头想跑去把名字擦掉。魏无羡拉住江澄说:“你看啊,如果运动会你跑赢了,回家后阿姐会很高兴的啊”提到江厌离,江澄犹豫了,半天憋了句:“跑就跑,谁怕谁,哼”


林夕拿着单子朝两人招手:“诶诶,魏哥,澄哥我作业还没写完,你们帮我把这单子送到学生会行吗?。”魏无羡接下单子,痛快的说:“没问题啊。”说完和江澄勾肩搭背的走去学生会。到学生会的门口,魏无羡刚想推门进去,就被江澄拉住:“魏无羡你有点礼貌好吗。”说着敲了敲门。只听里面一声轻盈而温柔的声音传来“请进吧。”魏无羡和江澄推开门进去了。只见木质的课桌旁坐着两个身穿白色衬衫且长得有七分像的人,白色衬衫外套着一尘不染的蓝白校服。魏无羡觉得自己的眼睛受了欺骗,戳戳江澄小声问:“这是两个人??”江澄点点头。魏无羡仔细看了看,发现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,比如一个眸色较深,一个较浅;一个一脸高冷,一个一脸微笑。蓝忘机瞥了一眼这两个一直盯和自己和兄长看的人。蓝曦臣出声问:“同学,你们有什么事情吗?”江澄和魏无羡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礼,连忙点头。


魏无羡赶紧将单子递过去。蓝曦臣接过看了看笑到:“啊,运动会报名单啊”说完递给蓝忘机,让他收起来。也许是天气太热,也许是因为紧张江澄和魏无羡弄了一头汗。蓝曦臣问:“两位同学这是干什么了,弄得满头大汗,坐下喝点水吧。”蓝忘机找了水杯去倒水。江澄连忙摆摆手说:“不用了不用了”这边魏无羡已经坐下了。蓝忘机将水递给魏无羡:“给。”魏无羡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冷的声音,比南极还冷的那种,愣了愣没接。蓝忘机见他没接又说:“水。”魏无羡赶紧接住。江澄看魏无羡这幅样子翻了个白眼。蓝曦臣将水递到江澄手里问:“两位同学叫什么名字?”魏无羡说:“我叫魏无羡,初三八班。”

江澄说:“江澄。”蓝曦臣笑了笑:“我是学生会长蓝曦臣,他是我弟弟。”蓝忘机正低头登记着什么,抬头说了句:“蓝忘机。”


转眼上课铃又打响了,两人也赶紧回了教室,一路上两人的话题就是蓝曦臣和蓝忘机。蓝曦臣目送两人离开之后,看着江澄用过的那个水杯低头笑了笑。在心里默念:江澄江澄。
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,到了运动会的时间。这一个星期了魏无羡天天骚扰蓝忘机,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升温。蓝曦臣站在主席台上,用他那轻灵如流水,温暖如春风般的声音,致开幕辞。开幕式之后运动会便开始了。魏无羡用皮筋将头顶扎起了一个小辫子,身穿黑红运动装,校服系在腰间;江澄则是带了一条发带,一身紫白色运动装,外面披着校服。两人本就长得不错,一副这样的打扮更是显得风流,引得无数妹子的目光。


不远处的蓝曦臣和蓝忘机看着两人的背影,相视一番,朝二人走去。蓝曦臣从人群中牵住江澄的手,将他从人群中拉了出来见会长来了妹子们自动腾出了位子,毕竟蓝曦臣和蓝忘机是另一种帅的风流。才七月,太阳也是很大,因为身处人群中,江澄和魏无羡又被弄了一头汗。蓝曦臣拿出一片纸巾,在江澄头上轻轻擦了擦。或许是天气原因,江澄满脸通红,不知是羞得,还是怎的,回头一看蓝忘机和魏无羡已经不见踪影。


广播响起,一千五男子长跑即将开始,请运动员到主席台检录。蓝曦臣温柔朝人一笑:“到你了,加油哦,我在终点等着你。”江澄点点头跑去检录。等着你,简单三个字印在江澄的心里。只听枪声一响,江澄冲出起跑线,前两百米江澄跑的较快,后来就开始匀速慢跑,不少人再为江澄加油,但江澄只听见了蓝曦臣的声音。一千五毕竟是长跑,最后两百米的时候,都变成走了。蓝曦臣冲江澄喊到:“江澄,我在这里等你!”江澄笑了笑,用尽力气跑了起来。冲过重点线,江澄只觉得腿好疼,嗓子也好痛,一个不稳差点倒地上,许多妹子想去扶,蓝曦臣眼疾手快赶紧将江澄接住,搂进怀里。江澄满脸张红,还在喘着大气,蓝曦臣用手去轻抚他的脊背。


蓝曦臣看了一眼周围的小姑娘,笑了笑:“这人,我的”江澄自然听清了他说的什么。顿时刚平静下来的脸又红了 ,挣扎着想要起来。蓝曦臣确有搂紧了几分,贴在人耳边略带笑意说:“阿澄,别动,你是我的 ”



完。


嗷嗷嗷,文笔很渣,不喜勿喷QAQ.


魔道祖师曦澄忘羡向

《帅哥,给撩吗?下》
ooc预警
小学生文笔
现代高中向
求关注QAQ

     蓝湛转过头便看见了一脸嬉笑的魏无羡,和被魏无羡扯着一脸郁闷的江澄。魏无羡看见蓝湛转过头,便把江澄扔在一边扑到蓝湛身上,蓝湛淡定的接住魏无羡。魏无羡蹭了蹭蓝湛说:“蓝二哥哥~”蓝湛轻轻的回了一声:“嗯。”是的,蓝湛和魏无羡是魔道一高人人都知晓的一对模范情侣。魏无羡撒娇的说:“二哥哥,我好饿啊,去晚了食堂没饭了。”蓝湛皱了皱眉,回道:“出去吃。”魏无羡这才发现站在蓝湛身后的蓝涣:“蓝大哥好久不见啊。”蓝涣温润的笑了笑: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蓝涣一脸如沐春风的向江澄道:“江澄。”江澄看着他轻轻的点点头。蓝涣暗恋江澄,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唯独江澄还不知道。蓝涣笑的如春风般和熙:“你们没吃饭吗?”江澄说:“都怪魏无羡,撩妹撩的忘了时间,饭都没了,哼。”魏无羡趴在蓝湛怀里:“江妹妹,这怎么能怪我呢。”江澄和善道:“你在叫一句试试。”魏无羡往蓝湛怀里缩了缩:好了好了,赶紧吃饭去,走走。”魏无羡扯着蓝湛翻过了校园围墙,反正跟着魏无羡,蓝湛也不是第一次翻了。不过蓝涣就有些为难了,作为一等一好学生的他,当然没翻过墙了。江澄坐在墙头,看着下面的蓝涣:“怎么了?”“啊,没事没事。”蓝涣三下两下翻了过去。魏无羡拉着蓝湛的手走在前面,江澄和蓝涣并肩走在后面。魏无羡转过头对江澄说:“川菜馆子了解一下?”江澄一听川菜俩字果断点了点头。江澄仰头看了看天:“天越来越阴了,快下雨了,咱们快去。”四人快速的奔向离学校最近的川菜馆子。老板凑到魏无羡一行人桌前问:“还是老样子?”魏无羡说:“没错没错。”然后老板就去准备菜样了。魏无羡和江澄是这家川菜馆的老顾客了,两人都非常喜欢这家川菜馆的味道。魏无羡靠在蓝湛身上问:“你和蓝大哥吃了吗?”蓝湛淡淡道:“吃了。”江澄说:“要不你们在吃点?”
蓝涣笑了笑:“不了,我与忘机不喜辣”江澄点了点头。菜很快就上齐了,江澄和魏无羡看着满桌鲜红,便迫不及待拿起筷子与川菜战斗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和江澄很快的将一桌菜吃完了。魏无羡擦擦嘴:“嗝,好饱,老板结账啦 ”结完账之后几人便回了学校。天气很给力的在几人回学校的路上下起了大雨。江澄说:“雾草,这个鬼天气。”蓝涣脱下外套搭在江澄和自己头上,一手揽住江澄的腰,将人带到屋檐下。魏无羡则是不顾雨拉着蓝湛一路跑回学校。江澄看着大雨说:“魏无羡也真是不要命了。”江澄侧过头看着蓝涣。蓝涣比江澄高一些,经过刚才的淋雨,身上已经被雨淋的差不多了,雨珠顺着蓝涣的头发往下滑,精致的五官被雨水衬托的更加好看。蓝涣身上的衬衫紧紧的贴着身体,勾勒出完美的身线。江澄看着禁失了神,蓝涣感到江澄炽热的目光,便扭过头发现江澄在看他,两人目光撞在一起,江澄的耳垂渐渐红了。蓝涣将江澄揽到自己怀里,轻声问道:“冷吗?”江澄瞬间红了脸,连忙推开蓝涣:“不..不冷。”蓝涣看着江澄脸红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:“噗嗤,你也淋雨了,怎么可能不冷。”雨又下大了几分,甚至淋到了屋檐下。蓝涣将江澄推靠在墙上自己则是挡在江澄身前,(emmm..说白了就是蓝涣壁咚了江澄。)江澄脸红着说:“蓝涣,你...你...”蓝涣心道:啧,有点可爱..
       蓝涣一手壁咚江澄,一手去挑江澄的下巴,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:“帅哥,给撩吗?”江澄脑子一热,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。“好了好了”蓝涣揽住江澄的腰。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,仿佛是再为他们俩的爱情欢呼呢。
羡羡:蓝大哥不用谢我。

魔道祖师曦澄忘羡向

《帅哥,给撩吗?上》
Ooc预警
现代高中向
萌新写文,求关注,求小心心QAQ

   江澄下午第四节课刚上完,老师神奇的没有拖堂。江澄是魔道一高著名的校霸,和他发小魏无羡并称“云梦双杰”。不过因为江澄和魏无羡的学习在魔道一高也是赫赫有名的好,所以魔道一高对这双杰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        江澄走到走廊上仰头看天,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多,怕是马上就要下雨了,江澄啧了一声。江澄趴在走廊的栏杆上,耳朵上带着mp3,静静的听着歌。这时,魏无羡突然出现,将手搭在江澄肩上。魏无羡说:“走,去食堂吃饭啊。”江澄将耳机摘下点了点头。(与恶势力狼狈为奸hhh) 魏无羡一手插在兜里,一手搭着江澄的肩,嘴里还撩着围观的小姑娘。魏无羡和江澄的容貌都不错,一个柳眉杏眼,柳眉桃花眼。江澄撇了一眼魏无羡说:“诶,要点脸成吗?你不要脸我还要。”然后嫌弃的盯着魏无羡搭在自己身上的手。魏无羡嘻嘻笑着:“好好好,江妹妹。”“滚!魏无羡!”江澄杏目圆瞪。“好了好了赶紧去食堂,不然没饭了。”
‌          等两人到了食堂之后,还真没饭了。江澄啧了一声:“魏无羡,真是承你吉言了。”魏无羡挠挠头:“唉,怎么办啊,饿死了。”江澄瞪了一眼魏无羡:“还不是你!在路上撩妹!”魏无羡立马怂了:“嘤嘤嘤,江妹妹,我错了。”魏无羡说:“要不然出去吃?”江澄点点头:“我觉得可以。”然后魏无羡就扯着江澄跑出了食堂,一路奔向学校围墙。突然,一抹雪白出现在魏无羡的视线,看清是谁后魏无羡便大声叫出来:“二哥哥!”蓝湛和他哥哥蓝涣正准备回班,便听见魏无羡喊他。魏无羡扯着江澄跑到蓝湛面前。江澄说:“魏无羡,你去找你情人拉我干嘛,诶。”魏无羡则淡淡道:“没事没事,一起。”江澄忍住揍魏无羡的冲动。

《紫蝴蝶》曦澄向

《紫蝴蝶》
cp:曦澄
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勿喷见谅QAQ

   四月的风如小姑娘一般,温暖和煦。微风徐徐吹过,池塘里的荷叶随之舞动。还未盛开的莲花花苞,粉嫩粉嫩的,看上去好似女孩微红的脸。一只紫色的蝴蝶,带着些许银光,悄然落在莲花苞上。
      殁莲池边,一男子身材高挑,但是着实有些太瘦了,柳眉杏眼,眉宇间透着一股天生的锐利和俊美。江澄好似在观赏美景 也好似在发呆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一双杏眼盯着池塘里的某个荷花花苞。
        莲花坞大门门外,白衣似雪的人脸上露着如四月微风般和熙的笑容,云纹抹额端正的系在额头上,抹额的尾端随着风飘起。蓝曦臣附身轻轻行礼,脸上笑容不变说道:“劳烦通报一声,求见江宗主。”江冥回过一礼:“蓝宗主稍等。”说完便派人去通报宗主。蓝曦臣心里想着:一月未见了,不知他怎么样了。“嗯?蓝曦臣?让他进来。”江澄不动声色的说,某个江家弟子便去将蓝曦臣带到了殁莲池。
         蓝曦臣到的时候江澄还没发现,江澄背对着蓝曦臣紫色的发带迎风而舞。一身紫衣穿的凌厉,让人看着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。蓝曦臣望着江澄的后背,心里不由得想:这个人太瘦了。碧绿的荷叶,粉嫩的花苞,将紫色纤细的背影衬托的更为美丽,蓝曦臣看着禁失了神。江澄察觉到蓝曦臣来了,而且盯着自己失了神说:“蓝宗主?”江澄心道:啧,蓝家人。蓝曦臣意识到自己失礼了,莞尔一笑说:“晚吟,你又瘦了,没好好吃饭吗?”江澄回道:“你怎么来了??”蓝曦臣摸摸鼻子,笑道:“无大事,来找晚吟喝酒罢了”
         江澄柳眉微皱,冷冷道:“蓝宗主很闲吗?”蓝曦臣不语。江澄讽刺道:“呵,你喝酒找我作甚,你们家禁酒,违反家规怕是有失雅正吧。”蓝曦臣面对人的讽刺依旧微笑,边笑边从乾坤袖里拿出几罐天子笑。江澄神情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天子笑有些说不出话。蓝曦臣说:“这不是云深不知处,不禁酒。况且,江宗主看在在下心情不好的份上,陪在下喝一次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澄觉得这个人被夺舍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江澄心里一颤,行吧,看在天子笑的份上,陪他喝一次。江澄淡淡道:“嗯。好吧”江澄将蓝曦臣带到旁边的凉亭里。蓝曦臣笑笑说:“在下酒量不好,不若晚吟一坛,我一杯可好?”江澄知道蓝家人酒量不好,然后就点点头。江澄将就开封,贴近闻了闻:“很香。”随后给蓝曦臣到上了一杯。江澄仰起头,喝下一坛。有些酒顺着江澄的下巴往下流,蓝曦臣盯着那滴酒,鬼使神差的凑上前舔那滴酒。江澄愣愣的将酒坛放下,然后脸上便浮起一抹红霞。蓝曦臣咂咂嘴,不要脸道:“不仅很香还很甜。”江澄你了半天倒是一句话没说出来。蓝曦臣拿起酒杯,喝下了那杯酒。江澄以为蓝曦臣是一杯倒问了句:“醉了?”蓝曦臣说:“没呢。”随后江澄又拆了一坛天子笑,给蓝曦臣满上。这次江澄没有一下子喝完,而是拿着酒坛走到殁莲池边,掀起衣袂随地而坐。蓝曦臣当然也拿着酒杯跟过去了,不过没有坐下,而是站在江澄身后。江澄喝了一口酒,忽然撇到一只带着银光的紫色蝴蝶。“诶?荷花还未开,怎的有只蝴蝶?”蓝曦臣轻笑着道:“啊,或许是因为晚吟太美了,然后蝴蝶就被你引来了”江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:“就你嘴贫。”江澄将酒坛放下,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,将手伸向蝴蝶,那只紫蝴蝶落在江澄的手背上。紫蝴蝶扑腾着翅膀,银色的光晕慢慢散开。江澄转身看向蓝曦臣,说:“蓝曦臣,看。”蓝曦臣说:“这只蝴蝶,很漂亮,和晚吟一样美丽。”江澄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。江澄转过身,蓝曦臣从他身后轻轻拦住江澄的腰,将下巴抵在江澄肩上。这时夕阳正在西下,两人一起欣赏着这落日美景。江澄突然开口:“蓝曦臣,你说如果我消失了,你会不会想我。”蓝曦臣将头埋在江澄的颈窝说:“当然会想,不过晚吟你又在说胡话了。”江澄将手一挥,那紫蝴蝶便从江澄手上飞走了。(真的不是刀,相信我。(┌・。・)┌)
         江澄转身揽住蓝曦臣的脖子,轻轻的在蓝曦臣嘴上啄了一下,还未等江澄松开,便被蓝曦臣扣住后脑,加深了吻。过了许久,蓝曦臣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江澄柔软的唇。江澄退出蓝曦臣的怀抱,慢慢的向后退,江澄笑着挥挥手,却浑然不知眼泪以划过脸颊:“蓝曦臣,忘了我”那只紫色蝴蝶再一次落在江澄的手上 。蓝曦臣还没反应过来,江澄就在一点点化成紫光消散。“晚吟...不要...晚吟...不要离开我...”蓝曦臣扑上去,想留住江澄,可奈何,江澄已经化为紫光消散了。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慢慢张开了眼,泪水早已模糊了眼睛。蓝曦臣慌张的喊道:“晚吟!晚吟!”蓝曦臣发现自己趴在一块墓碑上,当蓝曦臣看清墓碑上的字才一瞬间明白,那是个梦啊。这已经是江澄死的第四年了,江澄死后,他也退位了,向修仙界宣布退隐。紫色的蝴蝶围绕着江澄的墓碑飞着,最后落在了蓝曦臣的手上。蓝曦臣看着蝴蝶,轻轻唤到:“晚吟....”